顺风车回归5天亲测:叫10单接2单,老司机不敢开车了?

导语:?仿佛说好了一样,淡出大众视野一年多的顺风车又再度热闹了起来,先是滴滴顺风车在太原、哈尔滨、常州三城市回归,再有曹操顺风车全国上线试运营。

仿佛说好了一样,淡出大众视野一年多的顺风车又再度热闹了起来,先是滴滴顺风车在太原、哈尔滨、常州三城市回归,再有曹操顺风车全国上线试运营。

有了前车之鉴,顺风车的回归没有大张旗鼓,更多的是小心翼翼,可以理解,受过“重创”的顺风车不能再添新的伤疤了。

要“上车”不太顺

11月21日,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的第二天,哈尔滨,小新(化名)在经过4个小时的等待后,收到了通过滴滴顺风车主审核的通知,她松了一口气,“终于通过了”,她的诉求特别符合顺风车的本质,就是上下班能载个人,省点油钱。因此,她一直是各种顺风车平台的重度用户,此前在滴滴顺风车平台上接了200多单。

但是,即使是“老司机”,滴滴顺风车也没有免审,依然要求他们重新注册和认证,包括三证(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审核、车辆照片、对车主证件的视频动态审核、安全考试、人脸识别等。“敏感信息没了,包括个性化头像、性别等,只有和出行相关的标签,比如干净、准时等,而且只能在设置的4个常用地点接单,每天接2单。”但是,对于小新这样的女司机、而且是符合顺风本质的司机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有不少司机表示,在注册认证时经常碰到闪退,花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提交成功。

滴滴创始人程维曾表示,重新上线后的顺风车可能很难成为一款好用的产品了;总裁柳青也曾自嘲,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是不是过于小心翼翼了?不止一次,柳青被问到,她的回答也异常坦诚,直接“认怂”。

18个版本、330项功能迭代,这一切都是源于在安全方面的如履薄冰,为了安全红线,牺牲了一部分体验。

乘客端亦是如此,乘客需要完成安全任务,包括“实名信息认证”、安全功能确认和乘客安全知识学习,一个题目答错就无法进入下一个题目,同时在验证过程中平台会随机截取照片进行核验信息,只有完成大约10多分钟的验证才能发单。

相较于滴滴顺风车的“千万道保障”,同一天上线的曹操顺风车的注册就显得很简单,没有实名认证等步骤,简单注册之后就能正常发单。

10个单 2个搭上车

这段时间,顺风车似乎被遗忘,但总在不经意间会被想起。此前,有分析师认为,用户对顺风车的回归上线期待还是比较高的,只要滴滴顺风车能成功上线,相信会有不错的用户回流。但是,“尴尬”又来了。

有媒体报道称,滴滴顺风车的一个产品经理在顺风车上线的第一天,在太原发布了十几单,等了一个多小时,还加了感谢费,才仅有一位车主响应。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哈尔滨,就在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第二天,车主道道(化名)就发单了,“原以为寂静过后会有大需求,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没有收到同路的顺风车单子,这样的‘冷遇’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由于只能在设置的常用地点接单,且每个地址14天只能改2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司机的接单,运力不足在所难免。但是,道道也表示,这样的规则把真正有常规路线出行需求的车主筛选了出来。

或许,大家对于顺风车的感情还是有点微妙,需要一定的适应期。但另一个问题是,“冷遇”的背后实际上是需求和匹配度的问题。

从11月21日~11月23日三天时间内,《IT时报》记者分别在曹操出行和哈啰出行上分别发布了五次顺风车需求,每次提前半天发出用车需求,里程大约在10多公里,价格在20多元,最终搭上顺风车的只有2单,都是在哈啰出行上。以记者于11月21日晚发布的第二天早上从浦东浦建路到杨浦邯郸路的需求为例,曹操顺风车匹配到了一位车主,但显示的出发时间是第二天13:00,从徐家汇到江苏启东市,此后,再无其他车主。而哈啰顺风车为这单匹配了6个车主,匹配度最高的车主出发地和目的地均和记者仅相距1、2公里,出发时间也只有15分钟的差距。遗憾的是,记者在哈啰顺风车上向两位车主发出“请他接我”的要求,但最终没有得到车主的回应。

“以前,每天上下班基本都能找到乘客,现在匹配度下降,能达到60%已经很不错了,出发地和目的地都很近我才接单,或许跨城顺风车更多一些。”鞠先生是记者于11月21日搭上的顺风车司机,在他看来虽然顺风车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如果绕很远去接也不合算,情愿放弃,要理解顺风的概念。

顺风车回归5天亲测:叫10单接2单,老司机不敢开车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