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钱路漫漫,谁是白衣骑士

导语:北京时间11月18日,蔚来宣布原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汽车和零部件行业首席分析师奉玮接棒谢东莹,出任CFO一职。除了与Mobileye合作外,这似乎是蔚来近一个月内难得的好消息。

在CFO与财务副总裁接连离职的两周后,蔚来终于迎来了新任CFO。

北京时间11月18日,蔚来宣布原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汽车和零部件行业首席分析师奉玮接棒谢东莹,出任CFO一职。除了与Mobileye合作外,这似乎是蔚来近一个月内难得的好消息。

前任CFO谢东萤被业界誉为“中国企业赴美上市魔术师”,他见证了蔚来的高光时刻。

一年前,蔚来成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第一股”,12位车主代替公司高管上台敲钟,一时风光无二。当时,很多人认为,在中国市场上,蔚来可以与特斯拉比肩。但仅过一年,沧海桑田。

2019年对于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而言,是尤为艰难的一年。      

蔚来价值多少?是否还有人愿意投资蔚来?蔚来还有没有未来?这三个问题是最常被关注的话题,也是对李斌的“灵魂拷问”。这些问题背后都指向一个字:钱。

因为“缺钱”,李斌近些年憔悴不少,也将过往积攒的不少身家投入造车大业——蔚来成立之初,李斌投资1.5亿美元,他曾对雷军信誓旦旦:“我没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但愿意个人投1.5亿美元来做这件事情。”也曾对妻子王屹芝淡然表示做成蔚来只有“大概5%”的把握。之后蔚来的成长之路看似顺利。直到今年失速,李斌再次出手——以认购可转换债券的形式投资1亿美元。

于个人而言,2.5亿美元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但于造车却是杯水车薪。

李斌“造车要花掉200亿元”的名言曾被造车圈奉为经典。不幸一语中的。蔚来真的花了200亿元,还不止,也还不够。 

截止2019年第二季度,蔚来的净亏损已经超过230亿元,对比它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与19.23亿美元的估值相比,它已经亏掉了两家蔚来。

或许有人要拿特斯拉进行反驳,但同样是亏损,两家企业形成亏损的背后却截然不同。

“你不能要求一个4岁的孩子养家。”面对外界对蔚来“巨亏”的质疑,李斌曾如是回复,他希望外界能够多给这个“巨婴”一些时间。

作为新造车企业中最快冲入纽交所的独角兽,蔚来也一度给“死气沉沉”的汽车产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它的智能化思路、独特的客户运营模式,新鲜的品牌理念,都让人眼前一亮。

但如今,蔚来要快速摆脱包袱,轻装上阵度过寒冬,能为它争取时间的或许只有它自己。

蔚来的过去:如何花掉几百亿元

对于已经“做错了不少事情”的蔚来而言,如今频出不穷的财报分析多少显得有些“马后炮”,但这或许于它的未来有更多参考意义——资本冷血,只会为有价值的企业买单。

蔚来四年花掉几百亿元,真正有价值的占多少?研发成果与品牌价值可能是其最为业界称道的部分。

财报显示,2016年以来,蔚来在研究与开发方面共支出115.71亿元,据专利查询网站智慧芽,“蔚来汽车”的检索结果是3358条专利,比“小鹏汽车”的869条专利、“威马汽车”的223条专利高了不少。

但投入产出比也许并不高效,或者说现在的蔚来还未等到高产出之时。

以2018年为例,蔚来当年在研发上支出39.98亿元,是净亏损(96.39亿元)的41.5%。对比特斯拉,其同年研发费用为14.6亿美元,是净亏损(9.76亿美元)的150%,两家企业同样在研发上大举投入,也同样是亏损状态,但特斯拉的净亏损小于研发支出,这意味着其投入研发资金后的盈利能力远超蔚来。

问题出在哪?这与蔚来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脱不了干系。

即便在研发上大举投入,但从财报来看,最让蔚来豪掷千金的还是销售、一般与行政方面的投入——略多于研发支出11.26亿元。   

蔚来历年经营亏损 

一切源于蔚来高举高打的初始定位。

蔚来:钱路漫漫,谁是白衣骑士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