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难兄难弟”_互联网_

导语:除罗永浩外,此前贾跃亭、戴威、冯鑫、温晓东等创业者也都曾被实施限制消费令。

沉寂了许久后,10月31日晚上,坚果手机团队正式发布了坚果Pro 3与Smartisan OS 7.0,这是一场没有罗永浩的坚果手机发布会。

自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后,罗永浩一直“消失”于江湖,“活跃”于微博。

11月3日消息,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丹阳市人民法院对北京锤子科技及其实控人罗永浩实施限制消费令,限制其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高消费行为,限制消费令颁发的日期是2019年10月30日。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罗永浩第一次被限制消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此前罗永浩已经接到4次限制消费令。

而除罗永浩外,此前贾跃亭、戴威、冯鑫、温晓东等创业者也都曾被实施限制消费令。

贾跃亭:从下周回国到个人破产重组

2017年12月,贾跃亭首次被某地法院出具“限制消费令”。法令显示,事件源于贾跃亭与华福证券的争执。2017年9月4日,华福证券申请贾跃亭公正债权文书,而贾跃亭未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此,乐视网曾发布公告表示,就承诺借款一事,上层对乐视网曾经的掌舵人贾跃亭,及其姐姐贾跃芳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责令改正。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贾跃亭已人在美国。此后,贾跃亭一直在美国开展造车项目。而经历了FF一系列的融资、与“金主爸爸”许家印“和平分手”的贾跃亭也一直身陷造车危机与乐视债务的双重夹击中。

2019年10月13日,债务高达36亿美元的贾跃亭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贾跃亭之妻甘薇也曾于2018年2月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发了限制消费令。

温晓东:易到、易到,易难到

受累于易到,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温晓东也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2018年12月11日,易到大股东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韬蕴资本集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单位及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温晓东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限制消费令显示,2018年11月20日,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韬蕴资本集团公证债权文书,韬蕴资本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

进入2019年,裁员、拖欠工资、司机提现难等让已成为“老赖”的温晓东继续陷入一场无止境的风波。2019年1月21日,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限于韬蕴资本的能力,其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因此向社会公开招募有意愿布局网约车行业、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入股易到,并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

如今的易到仍在风雨中飘摇。而对于易到,温晓东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是一个特别无辜的继父,“我就是一个短跑选手,然后你让我跑10000米,虽然现在我离终点只有500米,但是对不起我跑不动了。”

罗永浩:靠“卖艺”也会把债务还完

此次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原因是与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的一起合作。

据了解,辰阳电子公司是此前锤子充电器的供应商,合作期间为锤子科技供给了超375万元的货量。但截至2018年11月1日,锤子科技却仅支付了5万元货款,剩余债务约370万元,最终,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将锤子科技告上法院。根据限制消费令显示,丹阳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11月3日晚间,罗永浩也在微博上发题为“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的长文回应了这一消息,他称,自2018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为了挽救公司,其曾签署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而在过去的10个月里,公司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债务,他个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对于未来,罗永浩表示,无论如何,锤子科技都会继续做下去。即便最后失败,靠“卖艺”也会把债务全部还完。

罗永浩的“难兄难弟”_互联网_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