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下来的硬科技投资,去泡沫还是新机会?_互联网_

导语:风口挪移间,复制了互联网“砸钱”模式的硬科技真的可以用“烧钱”换“周期”吗?显然,不能。

“这一年几乎就是在冰水里泡着”,“行业热度在下降,机构的投资也在收缩”。

一位人工智能领域创业者对CV智识表达了真实感受到的市场寒意,他原本计划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但结果并不如意。

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中,募资在2015年-2017年达到高峰,也是硬科技风头正劲的两年。

现在,四五年形成的一个周期已到,拐点之际,硬科技创投市场正在回归理性谨慎常态。

“新项目的投资相对少了一些”,“只会继续加码支持那些数据持续给力,创始人明显在快速成长的潜力公司”。

变化:狂热变理性

“前几年,科技还是个小众市场,来找我们的都是科技领域的专业机构,但现在找我们合作的投资机构不仅多了,而且其中有很多是由互联网投资或者商业模式类投资领域转型过来的机构。”启迪之星总经理刘博对CV智识表示。

在流量型、模式型的创业到了一定的瓶颈期以后,硬科技企业反而成为投资的一个风口。

但硬科技有壁垒,“看得懂的人并不多”,一些从互联网转型过来的投资人,“将原来烧钱的投资逻辑和模式照搬到硬科技领域”,不惜砸钱抢项目,“抢不到优质项目的投资人就抢中等航道,甚至可以看一些早期或者稍微差一点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硬科技继承了以往互联网风口的“疯狂”。

“这么多年,我们始终‘科技创新,以人为本’的投资策略,每年的投资频率二三十个的频率,每个投资项目的估值大概在2000万到5000万之间。但2016年感觉所有人开口就是一两个亿,我们不给,反正会有人给。但最近大家都相对冷静下来了。”

如果从行业变化明显的2015年、2016年算起,四五年形成的一个周期已到。拐点之上,硬科技创投市场正在回归理性谨慎常态。

CV Source投中数据统计,2019年三个季度融资数量共计908起,同比下降59.82%;融资总规模共计118.65亿美元,同比下降55.89%;获投项目数量共计818家项目获得创业投资,同比下降61.21%。

“对这个行业来讲,以前互相杠杆的机会蛮大,市场迅速被放大,出现略微膨胀的态势。现在真正能投钱的明显减少,在我们接触的200家LP中,主要的出资方一个是产业,一个是综合类的国资集团,还有一个是政府的引导基金。”

创投市场的谨慎传导到硬科技企业,就像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突然间撞上了大铁块。

辰韬资本合伙人舒亮曾向CV智识透露,今年有些自动驾驶项目的估值已经不是“腰斩”是直接“砍到了脚脖子”,报十个亿估值,历时一年,最后只融下来两个亿。

资本砸钱的时候想的是“反正最后总会有人接盘的”,但钱一旦变少,无人接盘,除了导致技术空心化和产品未经市场验证的风险之外,有些创业公司会快速地从市场消失掉,大浪淘沙无法避免。

根据IT桔子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显示,2019年截止到目前关闭公司共322家。

而即使是对于一些跑得比较快,甚至准备IPO的企业也会产生影响。

11月5日,有外媒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考虑到能否保住其现有40亿美元估值存在不确定性,旷视科技正在考虑是否要推迟其IPO计划。在CV智识向旷视求证时,对方回复“报道不实”。但一直以来,行业对于AI企业估值虚高一直存在争论。

就如橡树资本创始人Howard Marks所说,无论多好的资产,如果买进价格过高 (包括一二级市场)都会变成失败者。

回归:价值投资

“可以按公司博士数量估值吗?”

这是一位媒体同行在前段时间分享在朋友圈的故事,来自一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的提问。

这个提问是硬科技非理性估值的冰山一角,却也反映出一个事实:硬科技估值体系缺失。

“A股、港股、美股各个资本市场不同,到底是行业的既有估值主导公司的最后估值,还是能够形成一个通用的估值标准,现在还是未知。”联想之星合伙人高天垚表示。

行业缺乏共识,再加上有些技术出身的硬科技创业者本身“不懂估值,也不懂怎么跟投资人谈”,估值也就只能按照前几年互联网企业的价格谈。

“现在有些AI芯片公司的估值,就是天价”,一位从事FA业务多年的行业人士认为,“有一定销售收入的快充手机芯片、射频芯片等是按照6-8倍的PS估值,但是像AI芯片,有S吗?无论什么样的芯片都是要销售收入证明的。”

慢下来的硬科技投资,去泡沫还是新机会?_互联网_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