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淘汰产业”帽子 虚拟货币挖矿春天来了?_互联网_

导语:缦璞矿池(Mempool)负责人哲亮在微信群里看到一则消息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并没有太过惊讶。哲亮看到的消息,是11月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与今年4月发布的《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相比,曾被列入淘汰类产业的虚拟货币“挖矿”条目被删除。

“之前出的只是征求意见稿,本来也没有真的将‘挖矿’列入淘汰产业,现在只是终于明确了不会被淘汰。”11月6日,缦璞矿池(Mempool)负责人哲亮在微信群里看到一则消息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并没有太过惊讶。哲亮看到的消息,是11月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与今年4月发布的《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相比,曾被列入淘汰类产业的虚拟货币“挖矿”条目被删除。

此前,国内政策对虚拟货币“挖矿”的限制较多,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仍具有一定的市场前景,“挖矿”产业非但没有停止发展,反而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上游是矿机和挖矿芯片生产商;中游是“挖矿”活动,矿场相当于挖取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工地”;下游则是交易平台,作为连接用户、矿池、项目方的中间枢纽发挥作用。

火币大学校长、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于佳宁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此次发改委将“挖矿”从淘汰产业中删除属正常调整,有利于促进专业芯片制造领域创新:“矿机制造是非常具有技术含量的高端制造业,采用专用芯片,与传统的通用芯片不同。当前我们正处在通用芯片转向专用芯片的过程中,而矿机厂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专用芯片的设计能力。”

11月9?10日,在乌镇举行的“世界区块链大会”上,与会的矿业从业者对目录的修改表现得更为乐观一些。“市场显然会更大、进入的资金会更多,但对矿业本身的要求也更高,竞争会更激烈。”“算力互联”的Cora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迎接大资金和客户进入的各种准备。

用电大户的争议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对外发布了《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将虚拟货币“挖矿”列为淘汰类产业,同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虚拟货币“挖矿”是指利用计算机进行特定运算,以获取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过程。计算机的运算能力越强,获得奖励的概率就越高,但单位时间所消耗的电力也越大。据摩根士丹利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球“挖矿”用电需求达到120万亿―140万亿瓦时,而全球电动车的能源消耗到2025年预计才不过125万亿瓦时。对比之下,“挖矿”行业堪称用电大户。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受上述《征求意见稿》的影响,内蒙古一些矿场陆续被清退。为了规避监管风险,不少矿场只能“出海求生”。今年年初,业内人士老罗打好黄热病和霍乱疫苗后,坐了20个小时的飞机,踏上了非洲的土地,接着又在苏丹的土路上颠簸了近一天,最终抵达目的地。与此同时,国内的王鑫也在路上:先从北京赶到西宁,再抢绿皮车票去青海第三大城市德令哈—虽然身处不同时区,但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考察当地建设矿场的可能性,俗称“找电”。

事实上,为了节省电价,国内一些矿场也会像候鸟一样,在不同的季节“迁徙”到不同的地方。据于佳宁介绍,有的矿场在丰水期会搬到贵州、云南等水电相对充沛的地区,枯水期则前往内蒙古、新疆等风电资源比较充沛的地区。

目前,国内电费由国家发改委统一定价,每个省份略有调整。在国内,如果矿场想拿到比市场价便宜的电,就只能买“弃电”,也就是产能过剩的电。而在四川、新疆等资源丰富的地区,“弃电”较多。“至于怎么能用到弃电,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在国内拥有多家矿场的王鑫直言不讳,“对我们来说,还是用合规的电比较放心。此外还可以跟政府谈合作,打折用电。” 于佳宁认为,不少矿场消耗的电力是偏远地区的水电、风电,而这些电力几乎无法输出,与其浪费资源,不如通过“挖矿”产生收益,实际上也是一种资源的循环利用。

摘掉“淘汰产业”帽子 虚拟货币挖矿春天来了?_互联网_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