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快递价格战:一夜之间打到老板破产_互联网_

导语:快递价格战年年有,2019年格外凶残,义乌则是数一数二的主战场。

快递价格战年年有,2019年格外凶残,义乌则是数一数二的主战场。

义乌,浙江省金华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常住人口130多万,系中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据浙江省商务厅2018年数据统计,义乌共计134个电商村。

白天,电商村看上去和普通居民区没有多大区别,夜幕带来另一番景象,印有不同快递公司logo的车辆停在马路边打包装车,撕胶带的刺耳声此起彼伏。

每天有上千万的包裹从义务发往全国各地。根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义乌上半年的快递业务量达到23.6亿件,数量仅次于广州,高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

无论是电商还是快递,义乌都是出了名的价格洼地。

2019年6月份,义乌打响价格战,申通最低将每票价格打到9毛钱,弹尽粮绝之际,7月底,各家快递公司的老板先后来到义乌谈判,算是暂时止战。

价格战背后折射出快递行业洗牌正在加速,各家快递公司上市之后对于业务量变得格外饥渴。

根据兴业证券的报告,市场份额第一的中通快递2019年的目标是业务量增长超过行业平均增速15个百分点(以往是10个百分点);圆通的目标是突破100亿件大关,相当于增长约50%;百世的目标是业务增速为行业的1.5倍;申通的目标是提升1个点的市场份额,相当于增长35%。

2019年“双十一”到来之前,记者走访义乌,对话多位通达系快递大型网点负责人。他们是这场价格战的参与者,也是当下行业竞争格局的塑造者。

现在,记者将话筒交给他们,让他们共同讲述这场史无前例的价格战。

“老大、老二打架,最紧张的是老三、老四”

干我们这行,价格战不是什么新鲜事,经常打,每年都感觉那年是最猛的,但干了十几年也没想过申通居然会放出9毛钱每单的价格。

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发一票件,要给总部上交面单费、中转费以及派费等,固定成本在三块钱左右,这还不包括场地租金、设备折旧、人员工资、水电费什么的。

我们最低时每单一块四、一块五,不用想肯定亏的,但快递行业又是亏不起的,因为你给业务员至少每单一块二,他拿不到这个价是活不下去的,剩下三毛钱,连运输费都不够。

你看天天快递,量远没有我们大。我们一个业务员一个小区可能要送两三百票,他们的业务员可能这么多票要跑完一个行政区,所以老板给他每票一块钱他都不一定愿意干,这样就会导致员工流失严重,网络稳定性不够。

快递这个行业,规模效应很重要,量越多成本越低,有些公司一天跟不上可能永远就跟不上。

我理解的价格战其实是一种连锁反应,在义乌干快递没有不透风的墙,哪家公司每天出多少单,大家心里一清二楚。

举个例子,中通在义乌的业务量每天是280万票左右。假设总部说,明天要干到350万票,那韵达听说之后肯定就着急了,会立刻召集大家开会,老大、老二打起架来,最紧张的其实是老三、老四,圆通、申通他们也会开会,立刻把补贴政策下放给城市网点,价格战就这么打起来了。

这背后都是总部在输血,单凭一线网点自己的实力是不可能挑起战争的,我们总部今年前9个月在义乌至少亏掉了6个亿。

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一个月亏损十几万还能勉强撑一撑,如果每个月都亏损上百万,任谁也撑不了多久。

总部通过返点政策让我们抢市场,比如大的网点如果每天能完成20万票的业务量,那么每票会返利九毛甚至是一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每票的硬性成本是三块钱,就会以一块七,甚至是一块五的价格去抢市场。

市场整体价格下滑,我们不降价,从客户这里挣不到钱,总部那里补贴又拿不到,可能还要被罚款,最后可能导致越亏越多,所以必须要向前冲,不抢就意味着等死。

“一夜之间,快递老板坐在那里卖废品”

价格战打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圆通干到一块三、一块二,申通口碑差一点,价格当然要更低,那时抢市场真的是刀刀见血,很多半死不活的公司都被干死了。

有一家公司叫快捷快递,他们网点离我们场地不远,一夜之间我发现他们什么都停了,老板坐在那里卖废品,可怜得很,就是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7月底,价格战打到最激烈的时候,除了申通,其他“三通一达”的董事长都来义乌了,大家谈了谈,然后逐渐把价格抬了上来,现在义乌市场的平均价格又回到了两块五左右。

义乌快递价格战:一夜之间打到老板破产_互联网_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