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盛世到没有一人?硅谷巨头为何再无华人高管_互联网_

导语:20多年沧海桑田,沈向洋的离职,不仅是一次互联网企业的高层人事变动,更是给硅谷巨头企业中的华人高管时代划上了一个句号。

因为一人离职,一夜之间,硅谷成为中国互联网热议焦点。

2019年11月13日,沈向洋宣布即将2020年2月1日正式离职,该消息一出,刷爆了微博、朋友圈。

世人无不感慨,微软、亚马逊、谷歌、苹果、Facebook等硅谷科技巨头核心层中,再无华人高管。

时光倒流20年前,李开复、唐骏、张亚勤、杨致远、陆奇等华人曾在硅谷呼风唤雨,成为华人精英人才站在科技互联网浪潮之巅的最好体现。

20多年沧海桑田,沈向洋的离职,不仅是一次互联网企业的高层人事变动,更是给硅谷巨头企业中的华人高管时代划上了一个句号。

黄金年代:站在科技浪潮之巅的硅谷华人

这段终于沈向洋的硅谷过往,从沈向洋的职业经历就可见一斑……

1996年,加入微软研究院;

1999年,联合创立微软中国研究院;

2004年,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

2007年,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

2013年,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

这是关于沈向洋职业发展轨迹最简洁的归纳。这位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的机器人技术博士,从微软研究员到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他耕耘了23年。23年中,微软亚洲研究院、必应搜索引擎、交互机器人等,都是沈向洋向外界展示的最直观的功劳簿,助力微软在AI时代成了起步早也走得最扎实的互联网企业。

而沈向洋只是20年前,众多华人精英人才站在硅谷科技公司浪潮之巅的代表——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是华人精英踏进硅谷的集中时期,除了陆奇、唐骏、李开复、张亚勤这样的职业经理人,还有众多来自中国的第二代移民工程师与创业家的身影,比如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英伟达(NVIDIA)创始人黄仁勋、YouTube联合创始人陈士骏。

他们以让外界瞠目结舌的成就,在青年时就声名大噪、掌握世界顶尖科技企业的大权。比如在沈向洋进入微软第三个年头之后,同样进入微软的张亚勤。这位从哈佛走出的博士生,先是回国加入了微软中国研究院,并在一年后成为了微软中国研究院的院长兼首席科学家,那一年他不过34岁。

2004年,张亚勤迎来了在微软的职业巅峰——升任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进入微软决策层,成为比尔·盖茨的智囊团核心成员,盖茨告别晚宴上唯一邀请的华人。而其负责统领的微软全球移动通信及嵌入式产品业务,成为了微软当时最核心的七大部门之一。

2006年~2014年,是张亚勤最繁忙的日子,时任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他成立了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科技初创企业成立了微软风投加速器,孵化超过200家创业公司,让微软在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自动驾驶等领域看见了更多可能,也成为了推动全球科技发展的创新力量。

另外一点非常重要,却常常被外界所忽视的是——那就是微软中国90%的事情都由中国区决定,10%的事情留给总部。除了微软中国,目前没有一家跨国公司能这样,这是微软中国和其他绝大多数跨国公司本质的区别,这背后无疑有着张亚勤的功劳。

回头看去,这些华人在硅谷科技巨头企业,担任顶梁柱力量,展现职场魅力的黄金年代背后原因很多,当初无一不是万中挑一的人才,可谓精英中的精英——比如张亚勤,12岁就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大学生,23岁进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攻读博士学位,31岁已是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这些看上去只有小说中的男主角才能实现。而正直全球科技、互联网发展鼎盛时期的硅谷,也因此对精英人才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而地球另一端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刚刚萌芽,对于顶尖科技人才的吸引力远不及硅谷。对于硅谷科技巨头来说,除了精英人才带来的能力本身,还对飞速发展、肉眼可见巨大的中国市场充满渴求,需要来自不同地域、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本土人才,去打开异域市场的大门。

比如李开复,一直就承载着这样的使命。无论是1998年在微软中国研究院,成为微软中国战略设计师之一,还是2005年成为谷歌全球副总裁,主导谷歌中国研发中心的诞生,其背负的使命之一,就是为进入中国市场打开一扇大门。

当然也有不同的华人高管,陆奇走进硅谷,就代表了华人在职业技能、管理能力以及创新开拓能力的欣赏与肯定。

黄金盛世到没有一人?硅谷巨头为何再无华人高管_互联网_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